以当代小说重构莎翁经典

2017-08-25 16:26

  400年来,莎士比亚戏剧那些超越时代的台词、层次多样的情节,无一不在人性并给人启迪,这也是为什么他的作品在全世界都有着无与伦比的影响力。早在17世纪,英国剧作家本·琼森就预言他“不属于任何一个时代,而属于千秋万代”。

  然而,对很多读者而言,莎士比亚是一个遥远的名字。因为年代久远,大多数人很难拿起一本原著去感受莎士比亚的魅力。

  为纪念莎翁逝世400周年,英国霍加斯出版社联手全球小说家,改写莎士比亚经典剧作的计划,以现代时空、全新观点、小说形式,重新演绎莎翁的故事。当然,这并非简单的文字改写,而是以作家擅长的角度和写作风格,将莎翁原著移植到当代社会背景下,让经典焕发新的生命力。即使读者不熟悉原著内容,把它们作为全新的作品来阅读,同样是一部非常优秀的文学作品。

  最新出版的《女巫的子孙》由莎翁的《暴风雨》改写而成,作者是被誉为文学女王的玛格丽特·阿特伍德。年近80岁的她依旧笔耕不辍,本书沿袭了她一贯的风格,同时保留了莎翁戏剧的原味,在反复铺陈、发酵的情节推进中将故事的戏剧张力放大,赋予经典作品以超刺激的阅读快感。她说:“莎士比亚的作品称得上是艺术,而《暴风雨》就是他艺术探索生涯中的集大成之作。”

  随着《女巫的子孙》出版,霍加斯·莎士比亚经典改写系列已完成四本,《时间之间》《夏洛克是我的名字》已经有了不错的口碑,《凯特的选择》亦同步上市。剩余的四本会在2018年面世。

  其实,重写莎士比亚并不是新鲜事,早在1807年,英国就曾诞生过《莎士比亚故事集》。不过,经典改写并不容易,搞不好会给人以“画虎不成反类犬”的感觉。就“经典改写”这个话题,大河报记者专访了未读·文艺家主编、“霍加斯·莎士比亚”经典改写系列的译本编辑刘默。

  刘默:在做这套书之前,我没有系统地读过莎士比亚。阅读莎士比亚的作品在国内缺乏文化土壤,我们对他的了解多半来源于课本或者影视,所以读者的接受度是我们出版这个系列最大的焦虑。我们担心读者对莎翁不感冒,但事明,小说版的莎翁戏剧以全新的立意、跨界的形式捕获了读者的芳心。很多读者说,在此之前不知莎翁,在此之后难忘莎翁。

  霍加斯·莎士比亚经典改写是让经典作品重新进入大众视线的一种尝试。改写不是对原著的简单复刻,它的意义在于大众阅读经典的兴趣和。

  刘默:莎翁作为一代文豪,他作品的精髓涉及方方面面,比如他的语言、他的修辞、他对很多问题的思考等。坦白讲,全部保留是办不到的。但是莎翁之所以经典,是因为他的思想具有跨越时代的先锋性。

  莎翁生活、创作的时代一去不复返,这是变化;但莎翁在戏剧中探讨的人的问题、人与社会的问题依然是当代作品所探讨的,这是不变。变与不变中,时间丰富了思想的维度,这是霍加斯·莎士比亚系列改写的重点和落脚点。改写莎翁不为超越原著,而是为了达到穿越时空的思想共振。

  刘默:这个很难给出回答。不同读者的阅读起点不同,文学积淀程度有深浅,读书习惯各种各样,是先读原著还是先读改写可以交给读者自己选择。但是,要充分领会改写的精妙,领略名家和戏剧大师穿越时空文艺的刀光剑影,原著、改写都有涉猎,融会贯通更好。

  大河报记者:近年来,类似的经典改写项目并不少,比如“世界文学名著青少版”的改写,比如“重述”项目。难道是现在创作经典作品的能力弱化了,不得不去吃老本?

  刘默:改写经典其实各个时代都有,并不是在某一个时代特别盛行。改写经典,不仅仅是对某一部作品的再现,更是对同一个问题的再思考。

  霍加斯·莎士比亚系列中的《凯特的选择》这部小说改写自莎翁早期喜剧《驯悍记》。在莎翁时代,这部剧因为探讨婚姻中的两性关系备受褒。但因为女性意识的不断和时代观念的变化,这部剧如今受到很多:女性为什么要臣服于男性呢?所以,安·泰勒的改写沿用了原著的故事架构,却表达了完全不同的婚恋观:爱情里没有谁驯服谁,好的爱情,首先是对自己诚实。所以我不认同经典改写是在吃老本,经典永远值得被重复阅读。

  大河报记者:就刚出版的《女巫的子孙》来说,最打动您的是什么?和莎翁戏剧相比,改写的作品所保留和延展的东西有哪些?

  刘默:《女巫的子孙》采用了“戏中戏”的改写方式,阿特伍德让主人公菲利克斯带领着一帮罪犯在里演绎了一出《暴风雨》,演员们不仅要表演相应的角色,还要解读自己的角色,为他们拟写一个未来。谢幕的最后,菲利克斯让囚徒们找出剧中的九个。结果却发现,第九个恰恰是他为自己打造的,于过往和的人,怎么能拥有呢?

  这样,阿特伍德表达了不同时代的人,对同一部莎翁戏剧的天差地别的理解。整部小说都在讲一个关于复仇的故事,但字字句句都导向原谅与和解。

  这是整个故事真正让我印象深刻的地方,对的念念不忘,只会让伤口新鲜如初。情绪爆发的顶点,原谅才能给人。

  菲利克斯正在筹谋一场足以震撼整个戏剧界的大事——有史以来最华丽、最、最魔幻的《暴风雨》。他几乎掏空家底,心投入。在爱妻和小女儿相继离世后的独居日子里,这是唯一一件他还有动力去做的,也只有这样,才不至于让寂寞和悲伤吞没他。

  一切就绪,菲利克斯准备开始的时候,他最信任、最依赖的工作伙伴托尼告诉他:“很不幸,理事会投票决定,终止与您的合同。”地位、荣耀和搭建的人生,突然反转,那一刻起,复仇的念头就控制了他……